25
一月
12

天寒地凍,日本政府冷笑話扯上「AKB48」!

新偶像團體?

GKB47」?!

日本又出了新偶像團體嗎?還是那個旋風横掃亞洲的人氣少女團體AKB48,出了分身?

昨天一早打開推特(Twitter),看到日文推「流行榜」上第一名的「GKB47」,不禁發起愣來。再仔細一瞧,卻哭笑不得。

AKB48旋風横掃亞洲,來日敲市場大門的新浪微博也不敢小覷。去年(2011年)六月,新浪微博特地頒發「織圍脖」個人參與獎給由人氣少女團體AKB48組成的四人小組DiVA


原來這是日本政府今年預防自殺活動的標語:「你也來當『GKB47』!」(あなたもGKB47宣言!)

3月「加強預防自殺月」

根據日本警察廳的資料,日本每年選擇結束自己生命的人數,已連續14年超過三萬人。對於住在東京的我們來說,最怵目驚心的,就是每當電車告示牌上閃爍著哪兒又因「人身事故」而停駛。這個「人身事故」,十有八成,指的就是又有人放棄生存下去的希望,在迎面高速駛來的電車抵站的剎那間,選擇由月台一躍而下。

因此,日本政府結合官方及民間力量,將每年3月,也就是平均自殺人數最多的月份,訂為「自殺對策強化月間」(即「加強預防自殺月」),推出預防自殺的各項措施。例如,近年的標語包括「護衛生命」、「關心親愛的人的煩惱」等。


日本政府於2010年(左)及2011年(右)推出的預防自殺月海報


很明顯地,這回日本政府是絞盡腦汁,自以為想出了個「俏皮語」,與當紅人氣少女團體「AKB48」沾上邊。

不適切的比喻+爛英文

但是,如果是邀請偶像團體,利用他們的知名度來推廣預防自殺意識,例如拍公益廣告之類的,那是另一回事。但是,一般民眾幹嘛一定要和偶像拉扯在一起,呼籲大家來當「GKB47」呢?!而且,再把「GKB47」的定義瞧了一瞧,更令人憂心日本政府的英文程度。

「GKB47」倒底是啥?「GKB」是「Gate-Keeper Basic」的縮寫,「47」則代表日本47個都道府縣(即行政區域)。那麼,是說,讓身在各地的每一位民眾,都擔當起Gate-Keeper的責任嗎?可是,「Basic」又從何說起呢?拿給位日本友人看,她皺著眉頭研讀許久,也搖搖頭放棄。最後,還是看了《時事社》的報導後才明瞭。原來,想出這個名詞者的用意是說:除了專家以外,希望一般民眾(basic?)也都能參與。(這…這是英文嗎?)


日本內閣府自殺對策推進會議於1月23日會議中,對今年3月預防自殺月活動的討論


「蟑螂47」乎?

日本政府還未正式推出3月「加強預防自殺月」的相關活動,因此,媒體對此報導也不算多。但是,對資訊敏感的網民,已對「GKB47」一詞,抨擊有加。許多毒舌網民還直指這「GKB47」怎麼看,都像是「GoKiBuri 47」,也就是「蟑螂47」!

今早《日本經濟新聞》的《春秋》評論也說的好。對於老愛說無聊老掉牙笑話的人,年輕人都會以「冷死了(寒い)」來回應。對於每年不乏正值壯年的人們結束自己生命的悲劇來說,政府居然大玩文字遊戲,不單令人感覺「冷」,在大年初一大雪過後,更令人感到寒心。


大年初一夜裡,東京下了場雪(攝自陽台)

﹣﹣﹣﹣﹣﹣﹣﹣﹣﹣﹣﹣﹣﹣﹣﹣﹣﹣﹣﹣﹣﹣﹣﹣﹣﹣﹣﹣﹣﹣﹣﹣﹣

後記:去年秋天以來,因公私事忙碌,擱置部落格,但仍感謝舊雨新知繼續支持。大年初三,重新開張,希望在新的一年裡,繼續將對日本的觀察,與大家分享。

 


23
九月
11

【日本趴趴走】二十四小時與那國島「沾醬油」紀行

日本國境最西端的孤島:琉球(沖繩)與那國島


日本西陲孤島:牛比人多

中秋節後幾天,去了趟位於日本國境最西端的與那國島(Yonaguni Island)。

當天凌晨半睡半醒間,摸著黑匆匆趕往羽田機場,先飛石垣島,再轉機到與那國島;經過四個小時的旅程,上午十點半,人終於醒了,也踏上了這個碧海藍天的熱帶小島;隔天上午工作完畢,卻又匆匆忙忙轉機回東京。不過,短短的二十四小時裡,卻對這個位處日本國境西陲的孤島,留下深深的印象。

這個孤島到底在哪兒呢?

與那國島位於日本國境的最西端,隸屬沖繩縣(琉球)與那國町。但與台灣蘇澳的距離僅有111公里,比到石垣島的127公里及那霸的540公里還要近。目前島上居民僅1620人,但光是牛隻就比人多,約2000頭。

與那國島離台灣蘇澳僅111公里,比到石垣島還近


兩組紅綠燈、兩位警察

出發前,對與那國島的印象,停留在近年來,每隔一陣子就躍上媒體版面的日本國防問題:例如,「因中國大陸海上軍事活動頻繁,日本將增加包括與那國島等西南諸島防衛」,或是「日本考慮在與那國島配置陸上自衛隊(陸軍),以監視海上活動」等等。

想像中,與那國島可能是個人煙稀少的荒島,就等著坐在霞之關(日本中央政府機關所在地)的官員們做出決定後,將兵力、設備,一股腦兒地往島上送,將這孤島蓋成個銅牆鐵壁、滴水不漏的碉堡。

沒想到,這個方圓不到三十平方公里、開車繞一圈只需五十分鐘的小島,除了東、西、南端的三處集落之外,不是綿延不絕的青草伴藍天,就是令人心曠神怡的無邊海洋,加上路旁散漫著或休憩或低頭吃草的牛羊馬群,真想拋開手上的工作,平躺在太陽底下,睡 – 大 – 覺。

不過,島上人煙稀少倒是真的。一路上導遊不停地說:「你們看,都看不到人吧。」皮膚黝黑、開朗健談的導遊兼司機得意地告訴我們:「現在咱們停下來的紅綠燈,是島上兩組號誌中的一組;另外,島上只有兩名員警、一家診所、三間小學,兩間中學。」

悠閒寧靜、走著自己步調的與那國島


與那國島也說「阿母」

這次行程,完全違背自己的本性。向來出遊在外,老是因貪睡而得放棄旅館早餐的我,這回卻是在島上民宿主人還沒來得及準備早餐,就得拎著相機、筆記本出門工作。

不過,停留期間雖短暫,卻明顯感覺到與那國島雖是日本的一部份,島上居民但卻與一絲不苟、拘謹嚴肅的本土日本人有些差距。大概是身處海島吧,他們因而也很自然地無拘無束、悠閒自在起來。

同時,也發現,這個離台灣如此之近的小島,果然與台灣的關係密切。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前,與那國島與台灣之間往來密切、走私貿易盛行,當時島上人口一度達到一萬兩千人。據傳說,十五世紀末十六世紀初,與那國島由一位叫做「SAN-AI ISOBA(三愛伊索巴)」的女酋長所治理。「SAN-AI」是地名,也是與那國方言裡指當地可見的「細葉榕」;「ISOBA」則是人名。當時島民都尊稱女酋長為「ISOBA A-BU」,因「A-BU」即意指「阿母」。各位看倌瞧出來沒?這不就跟咱們台語的「阿母」發音相同嗎!

由石垣島飛抵與那國島的中型飛機


近在咫尺,卻…

戰後,美軍占領沖繩等島,嚴格取締走私,原本占海上貿易地利的與那國島,人口驟減。但是,同為討海人的與那國島漁民與花蓮蘇澳漁民,仍有剪不斷的關係。1972年沖繩回到日本轄下,十年後,與那國島更與花蓮締結為姐妹市,明年即將屆滿卅周年。

天氣好的時候,在與那國島西岸的西崎燈塔附近,還可遠眺台灣的中央山脈(據說甚至還可以接收到台灣手機的訊號)。但是,相隔如此近的兩個海島,距離卻比實際上要來得遙遠。

目前,若要從台灣到與那國島,必須搭包機先前往石垣島,再轉搭船或飛機;若無包機,則需先飛東京、再飛石垣、再轉與那國島。也難怪有人開玩笑說,由花蓮或蘇澳,包艘漁船直駛與那國島,可能還快一些。

六勇士泳渡黑潮,向台灣致謝


六勇士泳渡黑潮

決定直接跨越相隔兩者間的海峽、前來台灣的,還有最近剛完成游泳横渡黑潮的六名日本青年。為了感謝台灣民眾在三一一東日本大震災期間,慷慨解囊,這六名泳將由與那國島出發,在海豚的陪伴與颱風氣流影響下,以五十二小時的時間,接力完成横渡黑潮的壯舉。

六名勇士出發前,積極推動與那國島與台灣交流、甚至要求中央政府在當地設立「國境交流特區」的與那國町町長外間守吉, 在出發儀式上還說,有台灣學者提出與那國島及台灣間海域,可稱為「台東海峽」,他十分贊同。

趁著工作完畢的空檔,吃著民宿主人精心準備的早點,不知道下次何時能再來這個美麗的小島,也不知屆時,這個小島將變成「兵家之地」,還是如島民所願,能更方便、自由地與台灣往來。

若是後者,相信更多的台灣日劇迷,就可一睹柴崎幸和吉岡秀隆合演《小孤島大醫生》的場景了。是的,就是與那國島,而當初富士電視台為拍片而蓋的「診所」,也還在。

柴崎幸和吉岡秀隆合演的《小孤島大醫生》診所場景

《小孤島大醫生》劇照

《小孤島大醫生》劇照

17
八月
11

【一週大事記】「猛暑日」、「熱帶夜」,還能再怎麼「節電」呢?

熱啊!(載自網路;作者Yoshi Horikoshi)


熱、熱、熱,怎一個熱字了得!

剛從恬靜優美的山城長野縣白馬村回來,就遇上今年夏天第一波「猛暑日」。

七月以來,增加了出門戴帽的頻率。因東京的太陽曬得人累。不愛撐傘、一曬就黑,還久久無法回復的我,只好讓步,記得的時候擦防曬、戴帽子,算對得起自己的肌膚。不過,七月天氣不穩,下了幾場及時雨,沖散暑氣,倒也讓東京人的日子好過些。我也驕傲地繼續維持白天不開冷氣,以響應夏天省電大作戰

沒想到,離開東京幾天,就全走樣兒了。

 

衝啊!溫度計水銀勇往直前。(日本氣象廳資料)

「猛暑日」與「熱帶夜」

白天,溫度計的水銀直往35度竄不說;夜裡,也鮮少回到25度以下。

只見NHK螢幕上斗大的「猛暑」兩字衝進眼廉,躲也躲不過。心想日本人用字遣詞活靈活現,不說「熱」,直指「猛暑」。

但是,再看看報紙,怎麼,大家都整齊劃一地用「猛暑」兩字?是日本媒體界開過會決定的嗎?

再仔細瞧瞧,有篇報導是這麼寫著:「今日氣溫驟升,全國各地『真夏日』地點達738處,『猛暑日』地點也達151處」。

「猛暑日」?「真夏日」?原來,這是氣象用語。最近十年以來,或因地球氣候變化所致,日本每年35度以上的日數大幅增加,中暑的人也愈來愈多,因此,日本氣象廳於2007年四月一日以來,開始使用「猛暑日」等用語,讓人們可預防炎熱中暑等。

凡事講求制度的日本人,也給各個名詞定出解釋。「猛暑日」的定義是當天最高氣溫在攝氏35度以上;「真夏日」則指最高溫度達30度以上的日子。另外,還有個「熱帶夜」,指的是夜間最低溫度在25度以上。

唉,這不就是這幾天的寫照嗎?

 

電費單

還能怎麼「節電」呢?

收到這個月的電費單,趕緊瞧瞧用電量比去年同一時期減少了多少?

日本政府七月起祭出部份限電令,以期解決受311東日本大震災影響,多處核電廠暫時關閉,關東地區等面臨的夏季電力不足問題,要求關東企業及機構,即日起至九月中旬,必須比去年省15﹪的用電,若無法達到,則得付最高達100萬日圓的罰金!

另外,也推出「家庭省電達成賽」,以鼓勵各家庭能在夏天用電高峰期間省電15﹪,同時東京電力公司也開始在電費單中標明每家每戶用電量的增減。

雖然咱們家沒參加「家庭省電達成賽」,但是,為響應政府省電的呼籲(日本叫「節電」),平日不太使用冷氣的我,更是咬著牙,在七月氣溫日漸升高之際,就算汗如雨下,也一手搖扇、一手擦汗,加上電風扇使勁兒開,守著白天不開冷氣的防線,自動自發地「節電」。

沒想到,辛苦了一個月下來,只省了「13﹪」(見上圖紅標處)!

這「猛暑日」,還得持續到何時呢?

04
八月
11

【一週大事記】日本牛肉魅力不再?

「污染牛肉」問題使得日本牛肉大降價(註:照片中藍圈處為牛肉的「身份證」號碼)

 


日本牛肉賤價賣

「別買牛肉了吧,現在牛肉可不能吃呢!」

本以為四下無人,趁機照相的我,被身後突來的聲音嚇了一跳。原來是隔壁酒吧的上海老闆娘,看我停留在超市牛肉櫃前,好心提醒我。

七月初,由福島縣開始,日本出現了「污染牛肉」事件。首先發現福島縣南相馬市某農家拿了福島核災後放置在室外的稻草餵食牛隻;然而,問題是,這些稻草所含放射性物質「銫」超過安全標準。

隨後,其他地區的農家,也發現他們買來的稻草有問題,因而使「污染牛肉」事件迅速蔓延開來。政府也疲於追查每一頭吃了這些放射性銫的牛隻,以查驗這些牛肉的放射性物質是否超過安全標準。

結果,到目前為止,日本政府先後宣布將暫時限制出售福島、宮城、岩手,以及栃木四縣的牛隻。

 

截至目前為止,日政府下令限制出售四縣牛肉,但牛肉風評受損波及其他地區(載自《朝日新聞》)


「寧可錯殺一百」

今天(4日)就是打著主意到附近超市去「明查暗訪」,看看民間牛肉消費的情況。

正和美麗的上海老闆娘聊著時,來了兩位帶著孩子的年輕媽媽。小男孩指著擺在上層的「和牛」嚷嚷著,「媽媽,今天晚上吃牛排吧!」只聽見「媽媽」發出日本人在不苟同時慣有的「吸氣聲」,並說,「嗯,這個好不好呀?」眼角餘光瞥見日本媽媽指的是:「澳洲牛肉」。

雖然架上的牛肉來自長野縣,但是,如同福島核災後出現部份地區菠菜遭輻射污染問題,當時日本消費者為了安全起見,也是「寧可錯殺一百,不願錯放一個」,超市架上的菠菜往往乏人問津。

今天超市架上的「和牛」及「國產牛」紛紛貼上打折的牌子,但還是吸引不了民眾。

日本牛的「身份證」

這次「污染牛肉」問題上,部份原因是政府處置疏失,但是,在極短的時間內,政府就能追蹤到數百頭已出售的肉牛下落,還是令人不得不給個「讚」。

這主要歸功於2001年的「狂牛症」。

「狂牛症」發生後,日本政府規定國內每一頭牛都要有其個別的「個體識別號碼」,其中記錄了該頭牛的歷史、種類、飼主、進出口商等等,就像是每一頭牛的「身份證」。這組10位數的號碼隨著牛隻出生、遷移,一直到送進屠宰場,以及上了超市的貨架。

因此,每位消費者若不安心,都可以按照標示上的「個體識別號碼」,在特定的網站上,查詢它的出處。

 

神戶牛肉上烤架?!


 

此「景」可待成追憶?

「污染牛肉」問題出現後,關東及東北地區出產的肉牛價格,在東京市場上狂跌三至七成。根據日本媒體報導,韓國烤肉店與超市業者,也絞盡腦汁應變;有的從西日本調貨、有的則改用外國牛肉,或以雞肉、猪肉因應。

不過,這回,我擔心的是下周友人將舉行的夏季烤肉會。

上回五月黄金週假期時到友人新居烤肉,享用伯母特地由神戶帶來的高級神戶牛肉。頭一回在戶外烤肉架上,燒烤神戶牛肉,雖然覺得有點太奢華;但是,當那令人頰齒留香的神戶牛肉入口後,什麼「奢侈」、什麼「浪費」,都已抛到九霄雲外。

然而,友人先說了,「這次告訴我媽,叫她別帶牛肉了。」聽說伯母抗議地說,「咱們神戶的牛肉很安全、沒問題的」。我也同意。但是,看來,友人意志堅定。

這次,是與神戶牛肉無緣了。



29
七月
11

日本夏季節慶祭典開鑼,神樂坂上演德島阿波舞

神樂坂夏日節慶時的傳統阿波舞(攝於2011年7月23日)


夏日節慶開鑼

一轉眼,住在神樂坂已六年多,但是這個結合日本江戶時代雰圍與浪漫法國風情的地區,令人百看不厭;每次散步,隨意鑽進沿路小巷弄,都能有意外欣喜的發現。有時,是家和式老房子改裝成的藝廊,展示年輕藝術家以傳統日式素材為主的創作;有時,是家新開的歐式小酒館,不管累不累,過客們找個藉口,三五成群隨興地坐著;有時,是隻不顧人們眼光,懶洋洋曬著午後陽光的貓。

神樂坂隨著一年四季,各有不同風情。而夏天裡,只要我們在東京,就絕對不會錯過的,是每年的神樂坂夏日節慶(神楽坂まつり / Kagurazaka Festival)!

神樂坂巷弄裡完全無視路人,自顧曬太陽假寐的貓。(攝於2011年4月9日)

 

3月11日東日本發生芮氏規模九級強震,引發巨大海嘯及福島核災,造成莫大的生命及財物損失後,日本全國上下一度籠罩在一股「自肅(自我節制)」的氣氛中。不但取消各種公私交際應酬,上街購物的人也少了。甚至在隨後而至的櫻花季,也不見往年樹下賞櫻飲酒作樂的人們。


向「自肅」說不

就連日本夏天傳統多彩多姿的煙火、節慶也受到影響。其中每年8月中旬盛大舉行的東京三大煙火晚會之一「東京灣煙火大會」,宣布取消。一時讓人覺得日本人是否「自肅」過了頭了。不過,還好,不久「隅田川煙火大會」及「神宮外苑煙火大會」皆表示將照常舉行。

然而,對咱們來說,更重要的是,神樂坂的夏季節慶也如期於7月20日到23日推出,其中前兩天是燈籠花市廟會,而後兩天就是遠近馳名的「傳統德島阿波舞」(阿波踊り)

神樂坂夏日節慶由花市廟會揭開序幕

「阿波舞」起源於四國的德島縣,因德島古為「阿波國」而得名,是日本民間慶祝中元節的三大地方舞蹈慶典活動之一,約有四百年的歷史,到今天每年仍吸引130萬以上的遊客前往。德島人也將「阿波舞」帶到全國各地。其中,以東京高圓寺每年8月下旬舉行的「高圓寺阿波舞」節慶最負盛名。

阿波舞通常以數十人組成一「連」,其中主要分有男舞者及女舞者。男舞者將和服衣擺捲起,手拿扇子或紙燈籠,動作大,有時英武、有時滑稽;女舞者則多穿著鮮豔浴衣、頭載船形草帽、腳踏木屐,整齊畫一地舞著。有時也有孩童組成小隊在其中,而伴奏的樂隊則跟隨在後。

阿波舞裡典型的男舞者之一

阿波舞裡的女舞者們


阿波舞的魅力

數年前拉著老公去了一次高圓寺阿波舞,但是,若讓我再去我也不想去了。

高圓寺的阿波舞,據說每年也吸引120萬人左右。當天搭地鐵到高圓寺後,光是擠塞在車站裡,等著出站,就等了大半個小時。好不容易出去了,也幾乎動彈不得。最後好不容易找個空隙,還得扶著老公的肩頭,跳著跳著,才能勉強看到阿波舞的人群。

咱們神樂坂的阿波舞就好得太多了。

在家裡悠閒地等到時間差不多了,換上我的和式浴衣、拿上冰涼飲料、點心、扇子,與相機,再與老公牽著手散步到神樂坂去。


今年神樂坂阿波舞的隊伍中,不乏為災區加油打氣者


東京夏日節慶No.1:「神樂坂!」

到了神樂坂,雖見人山人海,但是,總能夠找到個角落,慢慢享受阿波舞歡欣的節日氣氛。有些「常客」更是提早幾個小時就到了,在路旁找了個好位子,舖上草席、臨時小桌板,有備而來,邊看阿波舞,邊享受壽司大餐!

神樂坂夏日節慶常客有備而來


往年天氣悶熱,阿波舞雖然迷人,但老公總是撐不了太久,過了半個小時,就嚷嚷著回家吹冷氣。然而,今年天公幫大忙,馬鞍颱風剛過,帶走了東京近來的溼熱與悶燥,涼風徐吹,連扇子都用不著。

日本夏天迷人之處才正要開始,接下來,光是東京地區就將有三十個以上的夏日節慶或煙火大會。你心動了嗎?

以下是今年7月23日的神樂坂傳統阿波舞影音摘要:



22
七月
11

夏季日本行?不省電、不冒險吃牛肉?沖繩、沖繩、沖繩!

馬鞍颱風過境後,東京出現舒適宜人的好天氣

「酷熱」前的「舒適」?

一如往常,在家裡「摸」到時間快來不及了,才匆匆忙忙出門的我,一走出戶外,被迎面而來的好天氣吸引住。不溼、不悶、25度、涼風徐徐、藍天白雲….唉,這分明是個「蹺頭」的好日子啊!

東京這一個多星期以來,每天上演溫度計跳升至30度以上的戲碼,這兩天暫時因強颱「馬鞍」逼近而中斷。昨天(7月21日)是日本「土用的丑日」,理應是夏天裡最熱的幾天,也是習俗上得吃鰻魚或其他補充精力食品,以預防夏天因熱而疲勞虛脫。然而,受「馬鞍」影響,東京下了一夜大雨、洗去空氣中的溼悶,氣溫驟降至20度左右。不但沒有暑氣,還透著涼意。

「土用」一年有四次,分別指立春、立夏、立秋,以及立冬前的十八天期間,其中,立秋前的「土用」期間,凡是逢「丑」日,依習俗必須得吃鰻魚,補充夏天流失的體力。今年第一個「土用的丑日」就是7月21日;因此,雖然降溫,各地鰻魚店,仍排滿了等候的人龍。

不過,對於一板一眼、「按本操課」的日本人來說,這也應該不算奇怪。

話說回來,若您錯過了7月21日,別擔心,今年另一個「土用的丑日」是8月2日!

日本傳統在立秋前18天內,農曆逢「丑」得吃饅魚(載自《四國新聞社》網站)


這回不只東京要省電

雖然日本各地暑氣暫消,但現在看來,好戲還在後頭呢。

自7月1日起,關東地區的民眾及企業即進入「省電大作戰」的考驗。日本政府以「電氣事業法」為依據,要求東京地區的大型用電企業及機構,即日起至9月中旬,必須比去年省15﹪的用電,若無法達到,則必須付最高達100萬日圓的罰金!

各地鐵站、電視及政府網站,也無時無刻不展示著東京電力及東北電力公司目前的供電與用電比率,積極提醒人們節約用電。

然而,沒想到,這會兒情況蔓延到關東以外。日本政府週三(20日)宣布,因電力不足,希望西日本的五家電力公司,也能在今年夏天節省10﹪的電力!

這其實多半是菅直人的「無厘頭」所造成的。

日本首相菅直人7月中突然宣布所有的核電廠都需經過所謂的「壓力測試」,確定安全無虞後,才能運轉。

表面看來,合情合理。然而,問題是:政府的決策毫無章法。負責核能政策的經濟產業省大臣才在6月底告知九州電力,指其剛經過定期維修的玄海核電廠二、三號機組,應可恢復運轉。沒想到,轉個身,菅直人這位一個多月前即宣布將下台、卻仍在位的首相,卻宣布所謂的「壓力測試」論,指所有進入檢修的反應爐,需通過「壓力測試」才可運轉,令所有的人目瞪口呆。

日本政治_經產省大臣海江田萬里手心寫忍字(截自《朝日新聞》網站)


面對自己說出去的話,被首相打了個大巴掌,經濟產業大臣海江田萬里氣的表示「不玩了」,待目前工作告一段落,即將下台。同時,還被眼尖的記者發現,海江田昨天出席國會質詢時,手掌心寫了個「忍」字,令人不禁質疑所為何來。

無論如何,菅直人的「壓力測試」聽起來理直氣壯,然而問題是,若日本政府的「壓力測試」遲遲未能完成並進而讓反應爐回復運轉的話,到明年春天,日本54座核電廠反應爐,將全數遭到停機。

沖繩、沖繩、沖繩!

而全日本各縣市中,除了尚未收到任何「節省用電」要求的北海道之外,其中大概不會受到核電運作影響的,應該就是沒有核電廠的沖繩縣了。

除此之外,7月初以來爆發的畜農以輻射污染稻草餵食肉牛事件,雖然目前政府仍在追查牛肉本身輻射量是否超過國家安全標準,但是,目前有關肉牛已流通至全國大部份的縣市之中。而截至週五(22日)晚間為止,全國唯一悻免的縣市也正是沖繩縣!!

看來,沖繩縣的旅遊吸引力指數可望大幅升高。

19
七月
11

【一週大事記】大和撫子激勵人心,日本政府疲於追查牛肉問題

日本女足7月17日擊敗美國,首次奪得世界盃冠軍(路透社照片)

「大和撫子」創奇蹟

週一(18日)是日本國定假日,但一大早從北海道到沖繩,到處都有球迷盯著電視轉播,或守著網路,屏息觀看日本與美國爭奪世界女足冠軍。

而「大和撫子」日本女足隊,果然在眾人的期盼下,擊敗衛冕的美國隊,創造奇蹟首度拿下世界冠軍,也為因震災受創的日本,帶來最好的禮物。

日本女足隊與前世界冠軍美國隊戰成2比2平手,接著在延長PK賽中,跌破專家眼鏡,以3比1,奪下世界盃冠軍。那一刹那,「撫子日本 (Nadeshiko Japan)」的名字,響徹在日本各個角落,人們欣喜若狂,競相走告。

微網誌推特(Twitter)更在那一刹那,創下用戶在一秒鐘內發出7,196則推特的最高紀錄

3月11日受創於東日本大地震的災區民眾們,也感動於日本女足隊的表現。

住家遭海嘯沖失的宮城縣民森勝男先生就向《時事通信社》表示:「女足隊拿下世界第一,真是太厲害了!」現年74歲、住在臨時組合屋的森先生興奮地說,「她們贏了,也給我們勇氣,激勵我們要更加油,戰勝所處的困境。」

「撫子 (Nadeshiko)」是日本傳統女性的象徵(截自網路)


「撫子日本」是日本女足國家代表隊的隊名,於2005年經過公開徵選後所決定。「撫子 (日文發音為「Nadeshiko」)」是一種石竹屬植物,中文稱「瞿麥」,是日本自古以來秋天具代表性的七種花草植物之一;花色桃粉淡雅,不招搖、不喧嘩,默默地生長在自然中,給人高雅堅毅的感覺。因此,也成為日本傳統女性的象徵。

牛肉問題

日本的確需要些令人振奮的好消息。

震災後逾四個月,仍有數萬名民眾住在避難所裡;然而,輻射污染的陰影,卻在這個時候,因人為的疏失,悄悄地由福島核電廠所在的地區,向外擴散。

這次,是牛肉問題。

繼七月初福島縣南相馬市某農家畜養的11頭牛隻,因餵食遭放射性物質「銫」污染的稻草,而於牛肉中查出超過安全標準的放射性銫後,這一個多星期以來,政府陸續發現其他農家也以超標銫污染的稻草餵食牛隻。直到目前為止,已有高達648頭吃了輻射污染稻草的牛隻流入市場,而日本政府則拼命趕著追蹤每一隻牛的下落,以查驗其牛肉中放射性物質是否超過安全標準。

前一陣子才發生因生吃牛肉中毒致死的事件,現在,又有肉牛恐遭輻射銫污染意外,使得原本以「食品安全」為傲的日本,不但丟了面子,也透露出其危機管理的漏洞。

日本出現肉牛食用遭輻射銫污染稻草問題,有關人員檢驗福島縣內稻草含輻射量(載自共同社網站)


日本3月11日發生芮氏規模九級強震,引發巨大海嘯及福島核災後,政府表示農林水產省即已通知農家,不要拿放置在戶外的稻草餵食牛隻。然而,福島縣內511戶農家裡,還是出現了14戶農家將受放射性銫污染的稻草,餵食肉牛。

其中,根據NHK調查,12戶農家表示,根本沒有收到政府相關的通知。

而今天更傳出,除了福島縣以外,另外還有新潟及山形縣的畜農,從災區宮城縣買入受輻射污染的稻草。因此,農林水產省宣布將擴大檢查全國各地的農家使用稻草的情況。

看來,這個問題才剛開始。





只要寫下您的電子郵箱,就可收到我的新文章。

加入其他 11 位關注者

最受注目網誌


關注

有新文章發表時,會立即傳送至你的收信匣。

%d 位部落客按了讚: